<em id="55x3d"><form id="55x3d"><nobr id="55x3d"></nobr></form></em>
<noframes id="55x3d"><listing id="55x3d"></listing>

    <noframes id="55x3d">

    <form id="55x3d"></form>

    <noframes id="55x3d"><form id="55x3d"><listing id="55x3d"></listing></form>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詩經·邶風·燕燕》中的燕意象及其文學傳承

    時間:2020-07-20    來源:www.0564dog.com    作者:呂恒超  閱讀:

    《邶風·燕燕》全詩共四章,前三章以雙燕齊飛起興,表達出送別之情。燕作為一種古老的鳥類,在古人眼里通常被認為是一種具有靈性的鳥,其在中國具有特定的文化內涵,因此常被后世文人學者所借鑒引用。

    一、燕意象解讀

    關于《邶風·燕燕》中的燕這一意象的具體所指,不同的學者持有不同的觀點。在收集諸家觀點的基礎上,結合本詩對燕意象進行如下分類:

    (一)始祖與祈嗣

    在古代的商朝和周朝,燕子常與祖先來歷的神話傳說有關。如《史記·殷本紀》中:“殷契,母曰簡狄,有娀氏之女,為帝嚳次妃。三人行浴,見玄鳥墮其卵,簡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在感生神話中,燕子這一形象是女性祈子與商民族圖騰的象征。此外,唐代詩人杜牧《杜秋娘詩》中也指出,古代帝王往往于春暖燕來時節祭祀求嗣。由此可見,“燕”有祈嗣之意。

  1. 明代詩人郝敬《毛詩原解》卷三言:“燕雀春來秋去以比別離,燕雀依人為孚子也,故曰玄鳥,為祈子之祥,莊姜于媯以子相依,子亡相失,故用為比。” 其闡明了《邶風·燕燕》中燕意象所具有的始祖與祈嗣之義。

    (二)愛情與思念

    正是因為燕子常常相隨共飛,所以經常被引申為對愛情的象征。庚肩吾《和晉安王詠雙燕》中寫到:“可憐幕上燕,差池弄羽衣。夜夜同巢宿,朝朝相對飛。” 此詩歌借用“燕”這個意象表達了作者對愛情的歌頌與向往;李白的詩歌《雙燕離》,用寓言的方式描寫了雌雄雙燕歷盡艱險,生死不渝的愛情,寄予著人類愛情的忠貞。

    對于《邶風·燕燕》篇,朱謀偉《詩故》曰:“衛莊姜送歸妾也。孰為妾陳女戴妨是也。燕之往來必雙,故曰燕燕其飛也。”毛奇齡《毛詩寫官記》卷一曰:“‘燕燕于飛’,謂之燕燕,重言之也,《漢書》曰‘燕燕尾涎涎’,敢取是曰燕燕,兩燕也。王氏曰‘燕方春時以其匹至此,以兩燕形容莊姜、戴妨徘徊于野’,此如漢人《擬蘇李錄別詩》云‘雙鬼俱北飛,一鳥獨南翔’”這里以兩燕來形容莊姜、戴妨當時的難舍難分。

    (三)別離與懷舊

    《禮記》曰:“仲春之月,元鳥至……仲秋之月,元鳥歸。”此乃燕之習性。嚴粲《詩緝》說《邶風·燕燕》首章:“燕鴻往來靡定,別離者多以燕鴻起興。如魏文帝《燕歌行》云‘群燕辭歸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斷腸’,謝宣城《送孔令詩》云‘巢幕無留’,老杜云‘秋燕已如客’是也。”燕這一鳥類善于筑巢,而巢有家的意味。燕去而不返,從而引申為離故居,具有懷舊之義。

    《邶風·燕燕》中,首章“燕燕于飛”,極有畫面感,一下子就把人帶到那個飛舞著燕子的天空中去了,仿佛看見燕子在飛舞。聯系生活經歷,我們見到的燕子大多是兩兩比翼、相伴而隨的。看到此時情景的詩人,想到眼前的分別,不免會產生對燕子自由雙飛的羨慕,送別的愁緒自然而然的就被引出來。

    (四)春天與美好

    春天是燕子北歸的季節,晏殊在其詩《破陣子·春景》中,用“燕子”等一系列自然景物,展現了春天里一位年輕村姑的天真形象,給讀者腦海中留下了一副情趣盎然的美好初春圖;宋代詩人程垓的《南歌子·雨燕翻新幕》:“雨燕翻新幕,風鵑繞舊枝。畫堂春盡日遲遲。又是一番平綠、漲西池。” 也將燕子與春天生機盎然的景象緊密的聯系在一起 ,燕子代表了美好的事物。

    《邶風·燕燕》作為千古送別詩,與其他送別詩的不同之處在于:作者在描寫送別時所表現的情感不僅僅是悲傷,作者在詩中以飛燕起興,輕盈的燕子雙雙飛,一前一后緊相隨,這樣一幅美好的畫面在一定程度上也包含了作者對生活美好的愿景。

    二、“燕”意象的文學傳承

    《邶風·燕燕》全詩共四章,前三章以雙燕齊飛起興:“燕燕于飛,差池其羽”,“頡之頏之”,“下上其音”,詩人把目光投到了燕子身上,以燕子的歡樂反襯出一種離別與不舍的感情。燕這個意象,在全詩中貫穿始終,奠定了一種送別的情感基調。清代詩人王士禎《分甘余話》曰 :“《邶風·燕燕》之詩,許彥周以為可泣鬼神。合本事觀之,家國興亡之感,傷逝懷舊之情,盡在阿堵中。《黍離》、《麥秀》未足喻其悲也,宜為萬古送別詩之祖。” 可以看出《邶風·燕燕》作為萬古送別詩之祖的不凡地位。

    關于此詩中燕意象在文學上的傳承影響,主要表現為以下三方面:

    haiyawenxue

    (一)“燕燕”典故的引用

    后世文人常引用“燕燕”典故來內心抒發離別之情。

    南宋詞人辛棄疾在其詞《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中,詩人以“鶴鴿”“燕燕”首尾呼應,描寫了暮春一種凄厲的景象;中間引用“看燕燕,送歸妾”的典故,敘述了古代人間的離情別恨,充分體現了“燕燕”典故在送別詩歌中的文學價值。

    北宋著名詞人晏幾道其詩《臨江仙》,也充分體現了“燕燕”典故所蘊含的別離之意。詩中描寫作者與戀人分別后故地重游,表達出對戀人的無限懷念和摯愛之情。上片描寫了人去樓空以及年年傷別的凄涼景象,“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這一句中,“落花”示傷春之感,“燕雙飛”寓繾綣之情,用“雙燕”反襯詞人的孤寂之感。下片追憶初見小蘋 溫馨動人的一幕,表現出作者對往事的回憶以及人事全非的一種悵惘之情。此情此景,深有《邶風·燕燕》詩的感覺。

    (二)送別詩體裁的開拓 《邶風·燕燕》之后,燕子便成為后世文人描繪惜別情境的一種原型意象,在歷代送別詩中經常出現,對后世的文學創作中送別詩題材的開拓產生了源遠流長的影響。

    詩中“之子于歸,遠送于野。”采用賦這一藝術手法進行鋪寫敘述,抒發出詩人當時的主觀情感。遠送,到野外,又到南山以南,詩人在其中的表現也是遞進的,起初他是難以控制地發泄出來,傷心地哭泣流淚,如同落雨。通過“瞻望弗及”等一系列動作情景,向我們傳遞出詩人惜別之時的哀傷惆悵,難免不讓讀者腦海中浮現相送之人當時踮腳眺望、揮手拭淚、眉間微蹙的畫面,讓惆悵之情力透紙背;第二章,則稍加控制了自己,佇立原地,強忍著抽泣;第三章,則是已經控制住了自己,傷心已經內化,只覺得心里憂傷憔悴,不想說話,不想發聲。“瞻望弗及”,“佇立以泣”、“實勞我心”采用重章復沓的手法反復詠嘆,通過變換幾個不同的字,淋漓盡致地表現同一主題,對詩的意境以及作者的情感具有促進和深化的作用。任何一個經歷分別的人都會感同身受,詩人仿佛在貼著我們的內心說出這些詩句。

    燕意象是大多文人進行送別詩創作時采用的藝術意象之一。如:謝翱《秋社寄山中故人》中:“燕子來時人送客,不堪離別淚濕衣”,詩人仿佛帶領我們走進了《邶風·燕燕》詩歌中所表達的意境。詩歌通過燕這一意象所呈現的動作描寫,以及環境描寫背后所塑造的離別意境,對于后世送別詩的創作具有很大的啟發。

    (三)對《邶風·燕燕》的評價

    歷代作家對《邶風·燕燕》都有很高的評價。

    宋代朱熹在《朱子語類》中評價《邶風·燕燕》所繪如畫工一般,寫出詩歌的內在的精神;清代學者陳繼揆《讀風臆補》一書說:“燕鴻往來無定,別離者多以此起興”,指出后代創作以“燕”興別離源于此,并舉例說明有“魏文帝《燕歌行》‘群燕辭歸雁南翔,念君客游思斷腸’,謝宣城《送孔令》詩‘巢幕無留燕’,老杜詩‘秋燕已如客’(《立秋后題》)是也” 可以看出《邶風·燕燕》在文學史上的巨大價值。

    王國維在其詩話《文學小言》中云:“‘燕燕于飛,差池其羽’。‘燕燕于飛,頗之頑之’。‘眼院黃鳥,載好其音’。‘昔我往矣,楊柳依依’。詩人體物之妙,體于造化,然皆出于離人孽子征夫之口,故知感情真者,其觀物亦真。” 作者列舉出《詩經》中關于送別的語句,贊嘆《邶風·燕燕》詩篇中的真摯情感。

    此外,后代文學作品中,受《邶風·燕燕》影響的還有很多。如唐代王維詩在其詩歌《齊州送祖三》表達了詩人對友人祖詠離別的依依不舍之情;宋代詩人:王安石的《相送行》、梅堯臣的《依韻和子聰見寄》以及左緯《送許白承至白沙,為舟人所誤,詩以寄之》;明代詩人何景明的《河水曲》等等,這些詩例都深受《邶風·燕燕》詩的影響,從中體會出主人公所蘊含的思緒。

    haiyawenxue

    總之,《邶風·燕燕》中燕意象對后世文學的影響深遠。作為最早的送別詩,詩歌依托燕意象所體現的送別傷感之情,讓讀者肝腸寸斷,內心久久不肯平靜。聯想到生活中親人相送場面,也忍不住淚流滿面。

    參考文獻:

    [1]司馬遷.史記[M].北京:中華書局,2006.

    [2]郝敬.毛詩原解.卷三[M].續修四庫全書58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271.

    [3]卿小平.大學語文下[M].北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2007:04.

  2. [4]朱謀淺.詩故.卷二[M].文淵閣四庫全書79冊.臺灣:臺灣商務印書館,1986.

    [5]毛奇齡.毛詩寫官記.卷一[M].文淵閣四庫全書86冊.臺灣:臺灣商務印書館,1986.

    [6]何海燕.《詩經》的文學闡釋——從先秦到清代[J].湖北師范學院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4).

    [7]唐圭璋.全宋詞(下)[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10.

    [8]王士鎮.分甘余話.卷三[M].文淵閣四庫全書870冊.臺灣:臺灣商務印書館,1986:575.

    [9]寧宇.古代《詩經》接受史[M].濟南:齊魯書社,2014.

    [10]王國維,藤咸惠.人間詞話新注[M].濟南:齊魯書社,1981.

    [11]張慧芳.對《詩經·邶風·燕燕》新解讀[J].美與時代(下),2019(8).

    [12]葉當前.《詩經·邶風·燕燕》詩本事的紛爭[D].安徽師范學院,2010.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人妻出轨中文字幕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