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5x3d"><form id="55x3d"><nobr id="55x3d"></nobr></form></em>
<noframes id="55x3d"><listing id="55x3d"></listing>

    <noframes id="55x3d">

    <form id="55x3d"></form>

    <noframes id="55x3d"><form id="55x3d"><listing id="55x3d"></listing></form>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額爾古納河右岸》摘錄

    時間:2019-01-23    來源:www.0564dog.com    作者:網絡  閱讀:

     

    ● 月亮周圍沒有一絲云,明凈極了,讓人擔心沒遮沒攔的它會突然掉到地上。

    ● 沒有路的時候,我們會迷路;路多了的時候,我們也會迷路,因為我們不知道該到哪里去。故事總要有結束的時候,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尾聲的。

    ● 你去追跑了的東西,就跟用手抓月光一樣的,你以為用手抓住了,可仔細一看,手里是空的。

    ● 世界上有兩條路,一條有形的橫著供人前行徘徊或倒退,一條無形的豎著供靈魂升入天堂或下地獄。只有在橫著的路上踏遍荊棘而無悔,方可在豎著的路上與云霞為伍。

    ●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歲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們給看老了,如今夏季的雨越來越稀疏,冬季的雪也逐年稀薄了。它們就像我身下的已被磨得脫了毛的狍皮褥子,那些濃密的絨毛都隨風而逝了,留下的是歲月的累累瘢痕。坐在這樣的褥子上,我就像守著一片堿廠的獵手,可是我等來的不是那些豎著美麗犄角的鹿,而是裹挾著沙塵的狂風。

    haiyawenxue

    ● 最不想丟的東西,卻最容易撒手離去。

    ●“清晨的露珠濕眼睛,正午的陽光曬脊梁,黃昏的鹿鈴最清涼,夜晚的小鳥要歸林”的時候,他拍了拍我的脊梁。只這一拍,卻使我的眼睛濕了。

    ● 我得感謝正午的陽光,它們把我臉上的憂傷、疲憊、溫柔、堅忍的神色清楚地照映出來,正是這種復雜的神情打動了瓦羅加。他說一個女人有那么令人回味無窮的神色,一定是個心靈豐富、能和他共風雨的人。他說我的臉色雖然很蒼白,但是陽光卻使那種蒼白變得柔和。而且我的眼睛雖然看上去憂郁,但非常清澈,瓦羅加說這樣的一雙眼睛對于一個男人來說,就是可以休憩的湖水。

    ● 我發現春光是一種藥,最能給人療傷。

    ● 我們的馴鹿,他們夏天走路時踩著露珠兒,吃東西時身邊有花朵和蝴蝶伴著,喝水時能看見水里的游魚;冬天呢,它們扒開積雪吃苔蘚的時候,還能看到埋藏在雪下的紅豆,聽到小鳥的叫聲。豬和牛怎么能跟馴鹿比呢?

    ● 面對越來越繁華和陌生的世界,曾是這片土地主人的他們,成了現代世界的“邊緣人”,成了要接受救濟和靈魂拯救的一群!我深深理解他們內心深處的哀愁與孤獨!當我在達爾文的街頭俯下身來觀看土著人在畫布上描畫他們崇拜的魚、蛇、蜥蜴和大河的時候,看著那已失去靈動感的畫筆蘸著油彩熟練卻是空洞地游走的時候,我分明看見了一團猩紅滴血的落日,正沉淪在蒼茫而繁華的海面上!

    ● 太陽每天早晨都是紅著臉出來,晚上黃著臉落山,一整天身上一片云彩都不披。熾熱的陽光把河水給舔瘦了,向陽山坡的草地被曬得彎了腰了。

    ● 我們總是在撕裂一個鮮活的生命的同時,又扮出慈善家的樣子,哀其不幸!我們心安理得地看著他們為著衣食而表演和展覽曾被我們戕害的藝術;我們剖開了他們的心,卻還要說這心不夠溫暖,滿是糟粕。這股彌漫全球的文明的冷漠,難道不是人世間最深重的凄風苦雨嗎!

    ● 馴鹿一定是神賜予我們的,沒有它們,就沒有我們。雖然它曾經帶走了我的親人,但我還是那么愛它。看不到它們的眼睛,就像白天看不到太陽,夜晚看不到星星一樣,會讓人在心底發出嘆息的。

    ● 只有心已經被人征服的女人,才會怕見那個男人的身影。

    ● 魂靈去了遠方的人啊,你不要懼怕黑夜,這里有一團火光,為你的行程照亮。魂靈去了遠方的人啊,你不要再惦念你的親人,那里有星星、銀河、云朵和月亮為你的到來而歌唱。火光漸漸小了,熄滅了。枯樹和金得一起化為灰燼,黑夜又掉頭回來了。

    ● 在那段歲月,我相信照耀溫度翁河的是兩輪月亮,一輪在天上,由神托舉著;一輪在巖石上,由我的夢托舉著。

    ● 我不愿意睡在看不到星星的屋子里,我這輩子是伴著星星度過黑夜的。如果午夜夢醒時我望見的是漆黑的屋頂,我的眼睛會瞎的;我的馴鹿沒有犯罪,我也不想看到它們蹲進“監獄”。聽不到那流水一樣的鹿鈴聲,我一定會耳聾的;我的腿腳習慣了坑坑洼洼的山路,如果讓我每天走在城鎮平坦的小路上,它們一定會疲軟得再也負載不起我的身軀,使我成為一個癱子;我一直呼吸著山野清新的空氣,如果讓我去聞布蘇的汽車放出的那些“臭屁”,我一定就不會喘氣了。我的身體是神靈給予的,我要在山里,把它還給神靈。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人妻出轨中文字幕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