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55x3d"><form id="55x3d"><nobr id="55x3d"></nobr></form></em>
<noframes id="55x3d"><listing id="55x3d"></listing>

    <noframes id="55x3d">

    <form id="55x3d"></form>

    <noframes id="55x3d"><form id="55x3d"><listing id="55x3d"></listing></form>

    歡迎訪問海崖學網 您還沒有 [ 登錄 ] [ 注冊 ]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時間:2013-03-04    來源:www.0564dog.com    作者:白洛梅  閱讀:

    第一節 剎那緣起
     
        每個人來到世上,都是匆匆過客,有些人與之邂逅,轉身忘記;有些人與之擦肩,必然回首。所有相遇和回眸都是緣分,當你愛上了某個背影,貪戀某個眼神,意味著你已心系一段情緣。只是緣深緣淺,任誰都無從把握,聚散無由,我們都要以平常心相待。

        都說世相迷離,我們常常在如煙世海中丟失了自己,而凡塵繚繞的煙火又總是嗆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過盡,回首當年,那份純凈的夢想早已漸行漸遠,如今歲月留下的,只是滿目荒涼。當你孤獨地行走在紅塵陌上,是否會覺得,肩上的背囊被人間故事填滿,而內心卻更加地空落。此時,我們則需要依靠一些回憶來喂養寂寥,典當一些日子來滋潤情懷。

        眾生紛繁,有人過得迷糊,有人活得清醒,但也只是一種存活于世間的姿態。無論你是帝王將相,還是販夫走卒;是金枝玉葉,還是胭脂俗粉。無論我們被世俗煙火熏染多久,被渾濁的世態浸泡多深,心靈深處始終有一處最潔凈的角落,永遠如初時美好。

        曾幾何時,我們做了那最柔情的人,為一朵花低眉,為一片云駐足,為一滴雨感動。所以,我們會不由自主愛上林徽因的《你是人間的四月天》,愛上了鶯歌燕舞的人間,愛上了姹紫嫣紅的春天,也愛上山溫水軟的江南。許多人對這個女子生了情,并認定她是夢中期待的白蓮。無論歲月如何轉變,她永遠活在人間四月,有著不會老去的容顏。

        世間許多女子都有過這份安靜素然的優雅,也曾令人心動,讓人有一種不敢輕觸的美好。只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她們慢慢地學會了揮霍光陰,浸泡在紅塵的染缸里,誰還能做到純粹如一?都說只有百味皆嘗,方不負這僅有的一次人生。我們應該把所有繁復的過程,都當做是簡單回歸,把一切凡塵的榮辱,當做是云煙過眼。

        無論林徽因這一生愛過多少人,犯過多少錯,又經歷過多少起落沉浮,嘗過幾多人情世味,她永遠都是一杯淡雅清茶,那素凈的芬芳在每個人心中久久地縈繞,無法散去。這世上,不是只有烈酒才能醉人,不是只有熱戀才會刻骨。有時候,一份清淡,更能歷久彌香;一種無意,更讓人魂牽夢縈;一段簡約,更可以維系一生。

        林徽因是溫和的,她的性情不曾有太多的放縱,所以也不存在多少破碎。她沒有張愛玲的凌厲,也沒有陸小曼的決絕,亦沒有三毛的放逐。她活得樂觀而執著,堅定又清脆,所以她的生命不驚心亦不招搖,她不曾給別人帶來粗礪的傷害,也不曾被他人所傷。她是那樣的柔婉又堅忍,詩意又真實。紛擾紅塵中,多少人企盼有這樣一位紅顏知己,不需要濃烈相守,只求淡淡相依。

        我們總是會被突如其來的緣分砸傷,把這些當做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主題。有些緣分只是南柯一夢,瞬間的消逝便成了萍蹤過往。有些緣分卻落地生根,扎進了你的生命中,從此糾纏不清。一個開始不信宿命的人,日子過得久了,被春去秋來、花開花謝的因果所感染,變得從此相信命定之說。人到了一定年歲,追求的只是平和與淡定,待到華麗轉身,從前的時光已是回不去的浪漫。

        我佩服那些敢于承擔過去、心明如鏡的純良女子,仿佛山河變遷都與之毫無瓜葛。亂世凡塵,有誰可以在刀刃上行走而毫發無傷?誰可以深陷泥淖中做無暇美玉?每一天都會有不可預測的意外發生,想要風輕云淡地度過一生,真的太難。許多人都做了歲月的奴,匆匆地跟在時光背后,忘記自己當初想要追求的是什么,如今得到的又是什么。

        究竟要以何種姿態行走于世間,才可以做到不被人忘記?一個男子愛一個女子,愛的是她青春的朝氣,是她美麗的容顏,是她獨有的聰慧。多少人會愛上歲月留在她臉上的印記?愛上她那顆被生活宰割得累累傷痕的心?林徽因似乎做到了,她讓徐志摩懷想了一生,讓梁思成寵愛了一生,讓金岳霖默默地記掛了一生,更讓世間形色男子仰慕了一生。

        想起林徽因,總是在人間四月,春水煮茗,桃柳抽芽,有一種輕靈和鮮妍的美麗。也許每個人的初衷都只有一份簡約的追求,或期待一場溫潤的春雨,或盼望一株茉莉花開,或等候一個遠行的歸人。我們在屬于自己的那座城里筑夢,不求聞達于世,但終究還是希望可以留下些什么,僅僅只為了被某個人偶然地記起。

        有人說,林徽因被季節封存在四月天,窗外的柳絮做了萍客,梁間的燕子做了鄰伴,夢中的白蓮做了知己。也有人說,純凈的她其實比任何女子都懂得調配煙火,所以她不會輕易被往事所傷。許多尋找她的人都杳無音訊,不知道是承受不起生命的重,還是承擔不起生命的輕。又或許我們本就不夠清淡,想在春天的書頁里留下一筆墨綠,卻被清風錯翻了頁碼。

        此時,院墻和柵欄的綠意還太淺,就像林徽因沒有滋生皺紋的額頭,明澈光潔。人的一生就如同草木,經歷榮與枯、生與滅,看似稍縱即逝,實則無比艱難。總以為日子在打盹中度過,卻不知多少人想方設法地讓自己挨過這一世。有時候,過程于我們只不過是修飾,在結局面前形同虛設。無論是真實的戲謔,還是虛幻的樸素,我們都無法自如地把握。

        現實生活未必同想象中一樣,在不盡人意的時候只需記住,人生從來就沒有絕對的完美。銳利的歲月可以將一個骨肉豐盈的人,削減到無比瘦脊。曾經沐浴陽光的我們,從何時開始愛上了煙雨的迷蒙?曾經習慣了漂浮的你我,又從何時開始,向往一種平實的安定?

        那些遺失了快樂的人,是否在花開的時候可以重見歡顏。那些弄丟了青春的人,是否在老去的那一天還能重尋記憶。假如你和我一樣,被浮華的世態澆漓,害怕人情涼意。莫如沿著一首詩的韻腳,尋找一個叫林徽因的女子,隨著她流淌的筆墨,走進人間四月天。

        詩意江南有著黛瓦白墻,微風細雨。你無需涉水而行,只踱步在輕煙長巷,就可以邂逅一份純凈的美好。只是覓尋之前,請折一枝綠柳,插在老舊的白瓷瓶里。因為我相信,一個小小的瓷瓶可以裝載整個春天,那個素凈的女子可以許諾給我們一段永遠青翠的回憶。
     
                                                                                                            第二節 夢中白蓮
     
        相信許多人對江南水鄉都有一份難舍的情結。無論是身處江南的,還是不曾踏足過江南的,對江南的風物人情都有著近乎宿命般的眷念。時間久了,江南就成了許多人心中的一個夢,一個常常想起卻又不敢碰觸的夢。因為生怕這個夢會在有生之年無法成真,怕生命旅途走到盡頭還不能得償所愿。

        每個人都無從選擇自己的故鄉,你是出生在花柳繁華的江南,還是長成于草木荒涼的塞北,早在前世就注定。命運之神編排了我們的來處與歸所,縱然那個被稱作故鄉的地方不是心中所愛,也不能改變其真實的存在。但我們可以選擇遷徙,也有可能被迫放逐,這一切亦早有定數。從來,我們都是人間匆匆過客,凡塵來往,你去我留,不過如此。

        有人說,愛上一座城,是因為城中住著某個喜歡的人。其實不然,愛上一座城,也許是為城里的一道生動風景,為一段青梅往事,為一座熟悉老宅。或許,僅僅為的只是這座城。就像愛上一個人,有時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沒有前因,無關風月,只是愛了。

        杭州,這座被世人贊譽為天堂的千年古城,是許多人魂夢所系之地。這里有聞名天下的西湖,有恍如夢境的煙雨小巷,有月上柳梢的深深庭院,更有難以言說的夢里情懷。無論你是出生于杭州,還是和西湖僅有一面之緣,都為可以與這座城有所相關而深感幸運。都說同一片藍天下,有緣自會相逢,而同在一座城,是否真的可以魂靈相通?

        林徽因有幸地,一百多年前,在那個蓮開的季節,她降生于杭州。這座詩意含蓄的城,因為她的到來從此更加地風姿萬種。一座原本就韻味天然的城,被秋月春風的情懷滋養,又被詩酒年華的故事填滿。它真實美好地存在,無需設下陷阱,所有與之相遇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被其吸引,從此沉迷不醒。

        像林徽因這樣溫柔而又聰慧的女子,她的一生必定是有因果的。所以祖籍原本在福建的她,會出生于杭州,喜愛白蓮的她,會生于蓮開的六月。這座繁華驕傲的古城,不會輕易為某個人低眉含笑,而林徽因卻可以做那傾城絕代的女子。微雨西湖,蓮花徐徐舒展綻放,多年后,這個叫林徽因的女子成了許多人夢中期待的那朵白蓮。唯有她給得起杭州詩意閑淡的美麗,給得起西湖溫潤潔凈的情懷。

        林徽因出身官宦世家,其祖父林孝恂考中進士,歷官浙江金華、孝豐等地。其父林長民畢業于日本早稻田大學,擅詩文,工書法。而祖母游氏典雅又高貴,是位端莊賢淑的美麗女子。林徽因身上沿襲了他們儒雅優秀的血統,所以此生擁有斐然才情與絕代容顏。也許這一切只是偶然不是必然,但林徽因注定會成為那個風云時代的傾城才女。

        那個蓮開的夏季,杭州陸官巷,一如既往的古樸寧靜。青石鋪就的長巷,飄散著古城淡淡煙火,偶有行人悠閑走過,把恍惚的記憶遺落在時光里。這是一座聞著風都可以做夢的城,我們時常會被一些細小的柔情與感動潛入心底,忘了自己其實也只是小城的過客。從哪里來還要回到哪里去,短短數十載的光陰,不過是跟歲月借了個軀殼。我始終相信,身體不過是裝飾,唯有靈魂可以自由帶走,不需要給任何人交代。

        杭州陸官巷林宅,是一座古樸靈性的深深庭院,帶著溫厚的江南底蘊。只是不知道黛瓦白墻下,有過幾多冷暖交替的從前;老舊的木樓上,又有多少人看過幾度雁南飛。無論你從何處來到這里,都會誤以為這座老宅就是夢里的故園。時光仿佛還停留在昨天,卻真的好遙遠。百年滄桑,歲月變遷,多少人事早已面目全非,不曾更改的始終是老宅所留存的舊日情懷。

        院內的蒼柳又抽了新芽,梁間燕子筑的巢還在,木桌上老式花瓶已落滿塵埃。一百多年前的某個夏日,這座宅院里傳來一位女嬰的啼哭聲,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已沒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她叫林徽因,從她降落人間的那一刻開始,就已經有了注定的人生故事等待她去演繹。或凡庸,或絢麗;或平淡,或起伏;或歡欣,或悲苦,這一切過程,在命冊上早已寫好。

        相信命冊嗎?《紅樓夢》中賈寶玉游太虛幻境,翻看了"金陵十二釵正冊"和"金陵十二釵副冊"。這冊子里面寫的判詞就是金陵十二釵的命數,是她們人生結局的暗示。只是紅顏多薄命,所以匾額上寫就的是"薄命司"。那么多風華絕代的女子,花容月貌終究抵不過春恨秋悲的凋零。有些人在意過程是否華麗,無謂結果,而有些人不在意過程有多辛苦,只圖有個善終。

        每個哭著來到世間的人,帶給親人的是無盡喜悅,每個微笑離開塵世的人,帶給親人的則是永遠的悲痛。難道一個人自生下來開始,就真的有一本命冊,如同生死簿那般醒目地擱在陰冥之境?而我們就必須按照書頁里的內容,一字不漏地將其演完才能罷休?若是如此,就真的不必過于奔命,須知因果有定,得失隨緣。

        都說人生下來就是為了承擔罪孽的,但對于一個新生命,每個人的內心都有著無法制止的愉悅。然而,繁華世間又何嘗不是一杯毒酒,你以為自己早已厭倦,其實卻總想一醉貪歡。等待一場姹紫嫣紅的花事,是幸福;在陽光下和喜歡的人一起筑夢,是幸福;守著一段冷暖交織的光陰慢慢變老,亦是幸福。

        林徽因的出生給林氏家族無疑帶來了莫大的喜悅,雖為女嬰,可她粉雕玉琢的容顏讓人一見歡喜。這個漂亮的女嬰瞬間就給厚重的大宅院增添了靈氣與歡顏。祖父林孝恂從詩經《大雅·思齊》里采了"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的句意,給女嬰取了徽音這個美麗的名字。后來,為避免與當時一男性作者林微音相混,從1934年起改為林徽因。

        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名字,林徽因這一生被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三大才子深愛。尤其是金岳霖,他溫和又執著地愛了林徽因一生,終生未娶。他就這樣為林徽因守候一生、寂寞一生、也緘默一生。試問,如此深刻的情感,又有幾個男子擔當得起?

        我們無法從一個嬰孩臉上讀出任何故事,每個全新的生命都有著一塵不染的純凈,都是那么的完美無瑕。一個人只有在出生和死去的時候是最干凈的。剛剛出生的人,刪除了所有前世的記憶,純粹地來到人間。而一個行將死去的人,則是空手離去,帶不走這凡世半點塵埃。

        但是我始終相信,無論你多么純然,冥冥中總會有所昭示。一滴水中,可以看到其深沉的含容;一朵花里,可以讀懂其微妙的心事。所以,幼嬰時的林徽因一定隱透出逼人的靈氣與聰慧。或許他們都明白,這個小小女孩注定用詩意和美好的情懷,來完成降落人間的使命。
     
                                                                                                                 第三節 老宅光陰
     
        如夢江南,永遠像夢境一般落在每個人的心里。多少行色匆匆的旅人相逢在山水間,從這道楊柳依依的堤,擺渡至那道煙花紛飛的岸。那些因為來過這個多情之地的人,原本淡然超脫的心性,也開始有了牽掛。總是會情不自禁地愛上了在煙雨小樓中品茗的閑情,愛上了午后陽光下打盹的慵懶,愛上了一朵花的歡顏、一剪流光的浪漫。

        我們應當相信,每個人都是帶著使命來到人間的。無論他多么的平凡渺小,多么的微不足道,總有一個角落會將他擱置,總有一個人需要他的存在。有些人在屬于自己的狹小世界里,守著簡單的安穩與幸福,不驚不擾地過一生。有些人在紛擾的世俗中,以華麗的姿態盡情地演繹一場場悲喜人生。

        盡管我們都是帶著各自的使命來到人間,但彼此都只是過客,沒有誰會為誰永遠停留。到最后,都是塵歸塵,土歸土,過往的恩寵皆已吹作浮云。年輕的時候,不管不顧地揮霍今生,待到老時,則希望可以透支來世。起伏跌宕的一生,回眸只是云淡風輕,不是自己太執著過往,而是紅塵千變萬化,我們必須以踉蹌的姿態,在熙攘的市井探尋一種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看過一張林徽因三歲的照片,一個小小女孩站在深深庭院里,背倚著一張老式藤椅,清澈的眼睛看著前方。這座庭院藏有百年故事,藤椅也不知道歷經多少流年,唯這小小女孩尚不知人事,不知道那遙遠的遠方,會有怎樣的際遇將其等待。我總覺得,一個人的童年應該是清白的,不需要太多色彩,一筆一畫簡潔而美好,記住的也只是單純的快樂。

        然而每個人自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意味著遠離純凈,開始漫步在紅塵的煙火里。在茫茫世海里追逐,尋找所謂的歸宿,其實人又何曾有真正的故鄉,都只是暫將身寄,看幾場春日芳菲,等幾度新月變圓。停留是剎那,轉身即天涯。

        林徽因五歲之前都在杭州陸官巷度過,關于那段時光我們已無從查找,而她亦沒有絲毫記憶。其實每個人都會認為自己的童年是值得珍藏的,盡管有些人也曾歷經辛酸,但是在模糊的記憶里,那些零散的碎片疊合在一起,始終會是美好。

        林徽因五歲的時候,隨父母遷居至蔡官巷一座老宅院。在這里,雖然只有短短三年光陰,卻給這位才女留下永難磨滅的記憶。到了五歲,林徽因的大姑母林澤民成為她的啟蒙老師。林澤民是清朝末年的大家閨秀,自小接受私塾教育,詩詞歌賦、琴棋書畫也算樣樣精通。正是這位嫻靜優雅、知書達禮的姑母,教會了林徽因讀書識字。

        霞光掩映的晨曉,暮色低垂的黃昏,明月皎潔的夜晚,幼小的徽因手捧一冊冊線裝書,讀著書卷里的詞句。也許她讀不懂其間美好的意象,讀不懂那詩意的情懷,讀不懂冷暖的故事,但是她卻從此愛上了書,愛上了淡淡的墨香,愛上了錦詞麗句,還有書卷里那一枝蓮荷的淡雅清愁。

        人的性情多為天生,有些人骨子里就是安靜的,有些人血液里躁動不安。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就是如此。但后天的啟蒙亦尤為重要,倘若將一個沉靜的人放逐在喧囂的市井中,難免不為浮華所動。而將一個浮躁的人擱置在廟宇山林,亦可以得到凈化。許多人都在潛移默化的時光里慢慢地改變了自己,熟悉又陌生,陌生又熟悉。

        林徽因遺傳了優雅氣質,她骨子里就帶有濃郁的詩味和典雅,所以大姑母林澤民對林徽因的啟蒙更加深了她的文學修養,為她將來成為一代才女種下美好的前因。她朦朧的記憶被江南水鄉的悠悠古韻填滿。黛瓦粉墻,亭臺水榭,還有青石小巷的惆悵煙雨,轉角長廊的淡淡回風。這一切物象都經過歷史長河的沉淀,成為搖曳在江南枝頭的永遠風景。

        然而,林徽因的童年亦非都是如意。或許上蒼是公平的,給了她一個儒雅優秀的父親,所以才安排了一個平凡的母親。徽因的母親何雪媛出身于浙江嘉興一個商人家庭,十四歲就嫁給林長民做了二夫人。對于善詩文、工書法,才華出眾的林長民來說,這位沒有受過教育的舊式婦女實在難令他心動。

        不懂琴棋書畫也就罷了,偏她長成于商人家庭,過得也是養尊處優的生活,所以嫁至林家又不善操持家務。這樣一個凡婦既得不到丈夫的溫情,亦得不到婆婆游氏的歡心。直到后來林長民又娶了上海女子程桂林,這位女子雖亦無多少學識,但年輕美麗、性情溫和,相夫教子,深得林長民寵愛。此時何雪媛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而她的性情亦在狹窄的角落里變得陰晴不定。

        林徽因童年還有過一段痛苦的記憶,因為母親何雪媛得不到父親的寵愛,所以生出抱怨責怪之心。那時候,林徽因和母親住在后院,每當她從前院快樂地回來,總是會聽到母親無休止的數落。這時候,徽因心里就會交織著對父母又愛又怨的矛盾感情。她愛那個稱自己為"天才女兒"的父親,卻怨他對母親的冷淡無情。她愛給她溫暖關懷的母親,卻怪她總在抱怨中令父親離得更遠。

        小小年紀的徽因,內心卻背負了許多沉重。她既要在祖母和父親面前做一個聰慧玲瓏的小才女,又要在母親身邊做一個溫馴聽話的乖女兒。許多時候,她總是獨自一個人坐在木樓上,看天空漂浮自在的云彩,甚至懂得了白云的往來無常。也是這時候,她開始多愁善感,知道看似完美和諧的生活,亦暗藏許多的無奈。

        直到多年以后,林徽因成為一位極負名氣的女詩人。她寫過一篇題目為《繡繡》的小說,其間講述的則是一位乖巧的女孩繡繡,生活在一個不幸的家庭里。母親懦弱無能、狹隘多病,父親將其冷落,娶了新姨娘又生了孩子。繡繡整日夾雜在父母親無休無止的爭執吵鬧中,彷徨于沒有溫情、沒有愛憐的生活里,最終因病死去。在小繡繡的心底隱藏著對父母親愛恨交織的情感,以及愛莫能助的無奈,其實這一切又何嘗不是林徽因小時候那段生涯的寫照。

        如今想來,未必是徽因的父親林長民薄情,而是他和何雪媛之間沒有愛的交集。人的一生總有注定錯失的因緣,和你攜手相伴的人或許不是你要的那杯茶,但你還是要強忍著苦澀飲下。所以彼此厭倦并不是誰的過錯,只怪造化弄人,無端生出這么多的癡男怨女,不得盡如人愿。

        我想到后來,嘗盡人情世味的林徽因亦會懂得這其間的不可言說的無奈。因為她生命中歷經的幾段感情,又何曾有過真正的圓滿,又何曾沒有遺憾。她是個美麗如蝶的女子,面對感情也曾有過彷徨惆悵,只是終究還是做到收放自如,懂得取舍。所以,她以一種清雅端然的姿態漫步在云間,讓人仰望了一生,懷想了一生。
     
                                                                                                         第四節 人間萍客
     
        很多年前,我喜歡上兩個字——惜緣。總覺得,人與人相識是多么的不容易,如若有緣相處更是極其珍貴。所以我們都應當懂得珍惜,任何的傷害與錯過都不值得原諒。縱然如此,一路行來,我還是與許多緣分擦肩,所擁有的也漸次失去。并非因為不懂珍惜,有些緣分注定了長短。來時如露,去時如電,挽不住的終究是剎那芳華。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們免不了經歷離合悲歡,就像陰晴圓缺,有如潮起潮落。流光從來不會多情地將人照料,而是我們要學會遷就它的漠然。人的一生從來沒有絕對的安穩,許多人以為守著一座老宅,栽花種草,平凡生養,從紅顏到白發,就算是安寧。而背著行囊浪跡萍蹤,人間擺渡就是放逐天涯,蒼茫遺世。

        其實不然,所謂心靜則國土靜,心動則萬象動。真正的自在是知曉得失從緣,懂得隨遇而安。那時候,任何的遷徙都不會成為困擾,不至于改變生活的初衷。在人生的路上,每個人都在努力尋找適合自己的方式,不至于太過曲折,不至于時刻彷徨在轉彎的路口。世事難遂人愿,你想要行云流水過此一生,卻總是風波四起。

        在林徽因八歲的時候,其父親林長民居住北京,而全家則由杭州移居上海。從此這位冰雪聰明的才女就離開了杭州古城,開始她另一段嶄新的人生歷程。她帶走了江南水鄉的靈秀,帶走了西湖白蓮的清韻,也帶走了青石小巷那一季的煙雨。小小的她還不懂得何謂相忘江湖,不懂得遷徙意味著和過往的時光訣別,不懂得從此紅塵陌上,她將以清絕的姿態獨自行走。

        那時的上海灘已是風起云涌,多少人在洪流亂煙里淹沒了自己。朝代更換,壯美山河被硝煙嗆傷,歷史斑駁脫落,在歲月的長河里漂浮流淌。每個人朝著自己心中的目標追逐,卻也難免月迷津渡,不知如何才能抵達夢的港灣。在沒落的年代,總有出類拔萃之人立于天地之間,為太平盛世做最大的努力。

        八歲的林徽因隨家人移居上海后,住在虹口區金益里。徽因和表姐妹們一起就讀于附近的愛國小學,天真爛漫的年齡不受外界的干擾,只在書卷里看光陰交替。關于林徽因這段童年舊事并沒有多少記載,只說她在愛國小學讀二年級,并侍奉祖父。天資聰穎的林徽因對家中的藏書以及書畫十分地感興趣,她的冰雪聰明深得家人、老師以及同學的喜愛。

        林徽因是一個美麗靈秀的女孩,纖細柔美的身材更顯江南女子的婉約。寫到這,我總會想起《城南舊事》里的小英子,那是一個秀麗玲瓏的小女孩,她有一雙清澈干凈的眼睛,可以照見心靈。這個不解世事的小女孩有一顆善良的童心,她與瘋子結交,和偷兒做朋友。她知道他們都是善良的人,卻分不清誰對誰錯,誰是好人,誰又是壞人。她童年就是這樣在疑惑中度過,卻純真美好,耐人尋味。

        相信林徽因的童年也一定有許多令她難以忘懷的舊事。小小的她,有一顆比同齡人更加善感的心。而她所邂逅的,亦是不同尋常的人和事。那些美好的過往都被封存在歲月的書頁中,或許只有有緣人才可以翻讀。又或許,許多人寧愿將那些美好封藏,有如擱置在木質抽屜的老照片,若非年華老去,都不會輕易去碰觸。

        一九一六年,林長民在北洋政府任職,十二歲的林徽因隨全家從上海遷至北京。她和四位表姐妹一同進了英國教會辦的培華女子中學讀書。這所貴族學校教風嚴謹,培養出的學生談吐舉止皆有學問。

        繁華上海與老城北京全然不同,一座是風情萬種的都市,一座是霸氣顯赫的皇城。此時的林徽因已知曉世事人情,初次來到這座大氣輝煌的皇城,她感受到一種與歷史相關的滄桑,亦覺得自己是這座紛繁城池里的一粒渺小塵埃,太多浮華將天空填滿,沒有誰會注視她的存在。然而看慣了冠蓋如云的宮廷高貴,許多人則期待一份天然的清雅。

        所以林徽因的出現,無疑給這座高貴滄桑的城市增添了詩意與柔情。盡管那時候的她還不到風華絕代的年齡,但她以鐘靈毓秀的江南小才女身份,用其明凈的眼眸、秀麗的面容、優雅的姿態、斐然的才情,迷醉了諸多校友。那時的林徽因無疑成了眾人心中的美麗女神。有些人的美麗是與生俱來的,有些人則需要經歷蛻變的過程,林徽因屬前者,仿佛任何時候她帶給人的感覺,永遠都是那么清新如一。

         在林徽因十三歲那年,張勛復辟,全家遷居天津,唯徽因留京。她雖柔弱,但從來都是堅強的女子。她雖多愁善感,但從不輕易在人前落淚。小小的她可以將家事打理得井井有條,照料好自己的青青韶華。這就是林徽因,與任何一個女孩都不同的林徽因。她是從微風細雨的江南小巷走來的婉約女子,有一天,她的姿色與風情足以傾倒這座皇城。

         我時常想著,假如林徽因一直守在江南,守著老舊的宅院。她是否甘心舍棄才情,做一個凡婦,與一位凡夫共有晨昏,度過炊煙四季,慢慢老去。深深庭院,雕花木窗,還有爬滿青苔的老墻,幾枝桃杏,一樹荼蘼,有一種簡約的美麗。午后慵懶的陽光下,她用柔情給愛人的衣裳縫制紐扣,偶爾也教清風識字。日子如流水倏然而過,而那個男子溫和的目光,則一直追隨,不離不棄。

        一切都只是幻想,這世間本就沒有假如。大家閨秀的林徽因,美麗如蝶的林徽因,才情橫溢的林徽因,注定做不了一個平凡女子。縱然她喜歡柴米油鹽的香味,可是風花雪月的柔情卻一直對她糾纏不休。所以她被放逐,遠離江南,接受更絕美的綻放。

        記得胡蘭成說張愛玲是民國世界的臨水照花人,她孤傲、清高、敏感,靈魂寂寞了一生。她說過,喜歡一個人,可以低到塵埃里,從塵埃里開出花來。而林徽因更像清水里開出的一朵白蓮,安靜嬌柔,溫婉潔美。她不會讓自己愛到卑微,愛到不知所措。

        那時候,小小徽因就如同含苞待放的睡蓮,在清涼月光下,等待一位可以敲叩心門的有緣人出現。見過她的人都知道,有一天,這朵白蓮花會在千頃碧葉之上徐徐地綻開。那溫柔低首的不勝嬌羞,讓多少人為之一醉不醒。
     
                                                                                                       第五節 青春初識
     
        世間真的有許多難以言說的奇緣偶遇,置身于碌碌紅塵中,每一天都有相逢,每一天都有別散。放逐在茫茫人海里,常常會有這樣的陌路擦肩。某一個人走進你的視線里,成了令你心動的風景,而他卻不知道這世界上有過一個你。又或許,你落入別人的風景里,卻不知道這世上曾經有過一個他。不知道多年以后,有緣再次相遇,算是初見還是重逢?

        有時候,佇立在摩肩接踵的人流中,心底會涌出莫名的感動。覺得人的一生多么不易,我們應該為這些鮮活的生命而感到溫暖,為凡間彌漫的煙火感到幸福。也許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都將后會無期。既知如此,又何忍為一些微小的錯過做出深刻的傷害?何忍為一個回不去的曾經做出悲情的沉迷。

        邂逅一個人,只需片刻,愛上一個人,往往會是一生。萍水相逢隨即轉身不是過錯,刻骨相愛天荒地老也并非完美。在注定的因緣際遇里,我們真的是別無他法。時常會想,做一個清澈明凈的女子,做一個淡泊平和的女子,做一個慈悲善良的女子,安分守己地活著,不奢求多少愛,亦不會生出多少怨。無論榮華或清苦,無論快樂或悲傷,都要一視同仁。

        看過世間往來女子,知曉每個人都有其不可替代的風華和韻味,但可以在史冊上留下一筆的人不多,能夠讓眾生銘記的人更是太少。民國,那是一個擁有古典氣質,又攜帶現代風情的時代。在亂世風云里,出現了那么一批才情萬千的女子,她們用自己的高貴、風華、睿智、美麗,演繹著或璀璨絢麗,或陡峭孤絕的人生。

        我不得不承認,林徽因是一個可以令春風失色、令百花換顏的女子,仿佛只有她可以在滔滔不盡的塵世里淡定自若,可以令徐志摩為她寫下最美麗的詩章,令梁思成和金岳霖兩位才華橫溢的男子相安無事地甘于為她守護一生。都說文如其人、其性、其心,讀林徽因的文字,永遠都沒有疼痛之感,永遠那般清新美好。一首《你是人間的四月天》好似她如蓮的一生,純凈、柔美、優雅。

        十四歲的林徽因已是一位娉婷女子,她的才情以及落落韻致隨著流年生長,仿佛所有從她身邊走過的人都會被其少女獨有的清新給迷醉。那時候,林長民與湯化龍、藍公武赴日游歷,家仍居北京南長街織女橋。徽因平日里除了料理家事,空閑時間她便一心編字畫目錄。徽因自信地顯露才情,她甚至覺得,那個手捧詩書、靜彈箜篌的女子才是真正的自己。

        書上說,這一年林徽因認識了梁啟超之子梁思成。也有記載,把林徽因、梁思成相識時間定在林徽因從英國歸來的一九二一年。梁啟超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活動家、啟蒙思想家、資產階級宣傳家、教育家、史學家和文學家,其子梁思成是中國著名的建筑學家和建筑教育家。

        應該說,林徽因認識梁思成應當是在去英國之前。因為林、梁兩家屬于世交,他們有許多可以結識的機會。后來梁思成女兒梁再冰在《回憶我的父親》中有這么一段記述,讓我們更加確信,林徽因初遇梁思成是在十四歲的那一年。

        "父親大約十七歲時,有一天,祖父要父親到他的老朋友林長民家里去見見他的女兒林徽因(當時名林徽音)。父親明白祖父的用意,雖然他還很年青,并不急于談戀愛,但他仍從南長街的梁家來到景山附近的林家。在-林叔-的書房里,父親暗自猜想,按照當時的時尚,這位林小姐的打扮大概是:綢緞衫褲,梳一條油光光的大辮子。不知怎的,他感到有些不自在。

        門開了,年僅十四歲的林徽因走進房來。父親看到的是一個亭亭玉立卻仍帶稚氣的小姑娘,梳兩條小辮,雙眸清亮有神采,五官精致有雕琢之美,左頰有笑靨;淺色半袖短衫罩在長僅及膝下的黑色綢裙上;她翩然轉身告辭時,飄逸如一個小仙子,給父親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
         
        我想梁思成應該是對林徽因一見鐘情的,那時候梁思成已經十七歲,正是血氣方剛的少年郎。在他的身邊也許不缺美麗大方的俏佳人,可是像林徽因這樣清新動人的江南女孩,應當是絕無僅有了。初見時,他只覺徽因似一朵出水芙蓉,清新淡雅,飄逸絕塵。而林徽因初見梁思成這位俊朗文雅的少年又有怎樣的感觸?

        相信每個男孩心中都幻想過這樣一個清純女孩,渴望肩并肩行走的喜悅,渴望十指相扣的溫暖。而每個女孩心中亦構思過這樣一幅美好的圖景,和一個陽光帥氣的大男孩坐在草坪上,背靠著背談論青春夢想。這個過程很短暫,但是曾經擁有過的美好感覺令人懷想一生。

        直到后來,我們才知道,林徽因初見梁思成一定沒有怦然心動之感。或許有的只是一個少女見一個少年的喜悅心情,有些許靦腆,些許快樂。而梁思成這一見,就再也沒能忘記林徽因,只是他們之間注定要經過一個漫長的歷程才能并肩走在一起。原本是兩個一同行走的人,其間一個人在路途上探看了別的風景,而另一個人一直在原地等待。

        想起了三毛與荷西的那場戀愛,這位比三毛小了六歲的大男孩對她許下永恒的愛情。那時的三毛唯有感動,卻不愿相信。六年后,他們再度重逢,荷西一如既往的真心將三毛打動。他們攜手走進了撒哈拉沙漠,開始了風雨相伴的人生。他們用了六年的時間來辜負,又用了七年的時間相偎依,再用一生的時間來離別。

        林徽因是那個采擷風景的人,梁思成則一直立于原地相守,待林徽因停下腳步,偶然回眸,發覺那個人還在,一直在。也許是累了,也許是感動了,總之,有一種遺憾,叫錯過;有一種緣分,叫重來。林徽因既無悔于過往的癡情,梁思成亦沒有追究曾經的失去。沒有誰的過去是一紙空白,再乏味的人生都會不斷地有故事填滿。愛過的人,不能當做沒愛過;擁有過的歲月,永遠是屬于自己。

        都說女孩要真正愛過才會長大,就像破繭而出的蝶,有一種蛻變的美麗。林徽因第一次心動,是在英國的倫敦,在美麗的康橋,為了那個風流倜儻的男子——徐志摩。之前所有的邂逅都只是一種簡單的存在,對于她,沒有意義。因為我們都相信,這樣一位純粹靜好的女子,在最美的年華里擁有一段浪漫的愛情,是源于對清澈靈魂的認可。

        十四歲的林徽因不會知道,梁思成會是她攜手一生的伴侶。盡管梁啟超有意與林家聯姻,但他仍主張自由婚戀,相信感覺才是最重要的。再后來,林徽因去了英國,她以絕代容顏和才情令許多中國留學生生出愛慕之心,追求之意。她獨戀上徐志摩,只是他們的愛情像一場煙花,璀璨過后只留一地殘雪。之后,林徽因再沒有絲毫旁騖之心,只鐘情于梁思成了。

        那時,同在美國留學的顧毓琇說:"思成能贏得她的芳心,連我們這些同學都為之自豪,要知道她的慕求者之多有如過江之鯽,競爭可謂激烈異常。"可見當時的林徽因是怎樣的風華絕代,她的純凈美好,仿佛是為了應和一場青春的盛宴。這個叫林徽因的女子,將最美的風華釀成一壇芬芳的酒釀,讓人聞香即醉。
     
                                                                                                         第一節 漂洋過海
     
        一直以來都認為,最美的女子應當有一種遺世的安靜和優雅。無論什么時候,無論何種心情,她都能讓你平靜,讓你安心。這樣的女子應該有一處安穩的居所,守著一樹似雪梨花,守著一池素色蓮荷,緩慢地看光陰在不經意間老去。可直到后來才明白,每個女子都要經歷一段熱烈的過程,才能顯露她非凡的美麗與驚心的情懷。她的安靜不是畫地為牢,而是在紫陌紅塵獨自行走、聽信緣分。

        所以之前,每當看到林徽因安靜清純的模樣,看到她美麗潔凈的詩篇,我們都會以為,她的人生應該靜美到無言。她應該是一個筑夢的女孩,在水鄉江南,在溫暖的小屋里,筑一簾幽夢。可許多年前,她就和江南優雅地告別,從此接受了遷徙的命運。這種遷徙不是顛沛流離,是順應時代,是自我放逐。本是追夢年齡,又怎可過于安靜,枉自蹉跎流光。

        所謂詩酒趁年華,也只有青春鼎盛之時才敢于揮霍光陰,一醉求歡。十年之后,再去回首,只覺紅塵如夢,我們不過在夢里做了一場春朝秋夕的沉迷。厭倦了凡塵的五顏六色,獨愛歲月清歡,只希望可以有個妥當的歸宿,安排落拓的自己。在此之前,無論你多么深曉人間世事,博覽群書,依舊無法做到淡定從容。世間百態,必定要親自品嘗,才知其真味;漫漫塵路,必定要親力親為,才知曉它的長度與距離。

        一九二○年春天,林長民赴英國講學,十六歲的林徽因跟隨其父去倫敦讀書。這一次遠行讓林徽因從此走上新的人生歷程,也意味著她行將徹底地告別青澀的少女時代。此番漂洋過海,她所能看到的是一個新的世界、新的人物,汲取新的知識,面臨新的生活環境。對于一個剛剛長成的女子來說,這些新的事物帶給她的應該是鮮活與神奇的美麗。

        有人說,假如林徽因沒有跟隨她的父親林長民飄洋過海,甚至沒有出生在官宦、詩書世家,而是在一戶平民百姓家庭過平凡庸常的日子,以她的聰慧也能把握得很好。任何地方,任何時候,任何境況,她都不至于讓自己過得狼狽。世人心中的林徽因,又或者真實的林徽因,就是那朵蓮,根莖種植在泥淖中,卻永遠是那么清白純凈。

        一個女子可以在眾人心中贏得一世的清白,是多么的不易。跳不出萬丈紅塵,就只能與它交好,在俗濤濁浪面前,就算你跪地求饒也于事無補。林徽因自小就明白這個道理,可她不說,只默默地與人間萬物妥協,讓我們永遠看不到她的累,看不到她的傷。有時候,甚至覺得她的聰慧與淡然是與生俱來的,不需要經過漫長的修煉就有著比尋常人更深的道行。可她分明還是個孩子,那一雙水靈清澈的眼眸告訴我們,她未經多少世事,她是那么的漫不經心。

         自己是個懷舊的女子,總以為她亦是如此。后來才相信,這世間有相同情懷的人,但他們絕不會有相同的故事、相同的人生。讓我靜守淡泊流年,不理繁華萬千,是甘愿的;如若命運安排好我要在天涯,亦無可回避。或許林徽因的心情也是這般,從來沒有固執地想過要什么,也沒有刻意去拒絕什么。每個人自從擁有生命的那刻起,就注定要揚帆遠航。一旦沒入蒼茫江海,又何來回轉的余地?

        漂洋過海在那個年代是一種時尚。林徽因這位大家閨秀自是順應潮流,因為任何的執拗都不能改變初衷。當徽因乘上遠航的船只,看著浩渺無邊的大海,她第一次深刻地明白,自己只是一朵微小的浪花。她是一個素淡女子,沒有想過要風云不盡,只想在屬于自己的空間里做夢,浪漫自由地生活。

        喜歡一個詞語,同船共渡。每個人的一生都會期待有一位可以和自己同船共渡的人。今生所有緣分都是前世修煉所得,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所以我們應當相信,今生所有與自己相識的人,前世都結過深刻的緣法。所有與你我擦肩的路人,前世可能是鄰居,是茶友,甚至是知己或親人。而我們今生所有的邂逅,又會為來生的緣分做好安排。十六歲,多愁善感的林徽因,是否亦會有如此的念想?希望可以和某個浪漫詩意的男子同船共渡,結下一段美好的緣分。

        自從徽因隨父親離開中國之后,就同他到巴黎、日內瓦、羅馬、法蘭克福、柏林等地旅行。看過了法國巴黎的浪漫風情,去過歷史上顯赫一時的古羅馬帝國,領略過歐洲城堡建筑的藝術與華麗,徽因真切地感受到世界的寬大,她被異國風情那些無以言說的美麗徹底征服了。原以為世間熙攘繁華莫過如此,山只是山,水也只是水,人亦只是人。可當林徽因賞閱過各國不同的風物人情,參觀過風格迥異的建筑之后,她就再也不能停止對建筑業的追求。

        游覽各國,林徽因體會最深的就是建筑震撼心靈的力量。一直驚嘆造物主是何等的神奇,可以將自然山水裝扮得那般圣潔和至美。平日里,我們總是太沉迷于繁瑣的名利,而忽略了人生除了浮名還有太多的美好值得留戀。比如世間旖旎的風光,萬古不變的青山,滔滔不盡的江水。這種干凈、這種大美,成了每個人心中至高的信仰,擱在最神圣的角落,不輕易與人言說。

        后來,林徽因嫁給了梁思成,兩個人一起攻讀建筑學,相濡以沫走過風雨人生。讀過她《你是人間的四月天》的人,或許都會以為,林徽因應該是個詩情柔弱的女子。在她生命中,愛情應該高過事業。然而,她竟是一個高曠女子,她執著于事業,覺得事業的成就遠比小兒女的情感要豁達。所以她將自己的一生都交付給了事業,哪怕到最后病痛纏身,亦不曾有過絲毫的放棄。面對感情,她卻多了一份清醒。

        一九二○年九月,林徽因以優異成績考入St.Mary′sCollege(圣瑪莉學院)學習。在英國,林徽因也經常加入到父親的各種應酬中,她以女主人的角色接待許多文化名流,這對于她后來的文字創作奠定了深厚的基礎。她不是普通的小家碧玉,在屋里翻讀幾本書,就開始閉門造車。她領略過名山大川,結識過許多著名史家學者,所以她在文壇上的起步高于其他女作家。

        更多時候,林徽因喜歡一個人待在居住的寓所,調一杯咖啡,偎在壁爐旁,讀她喜歡的書。許多名作家的詩歌、小說、劇本,她都一一閱覽。倫敦,這座美麗的霧都,總會飄起纏綿悱惻的煙雨。而這位寂寞的詩意少女,總是獨自守著窗外的雨霧,筑一場又一場無約之夢。她期待在這異國他鄉,會有一個多情男子走進她的生活,與她共有一簾幽夢。

        煙雨總是太過撩人情緒,孤獨的時候,總是希望生活中有浪漫發生。林徽因希望可以像童話里所寫的一樣,和喜歡的人圍著壁爐喝咖啡,聞烤面包的清香,彼此若有若無地訴說心情,歲月在旋轉的韻律中緩慢流淌。盡管那個人還沒有出現,但聰慧的林徽因心里有預感,在這座美麗的城市一定有屬于她的故事發生。
     
                                                                                                      第二節 邂逅倫敦
     
        緣分真的好奇妙,并非是中了緣分這兩個字的蠱,所以才這樣不厭其煩地談論與訴說。只是每當提及感情,或是誰與誰的相遇,誰又與誰的相戀,總是會與緣分糾纏不清。有緣的人,無論相隔千萬之遙,終會聚在一起,攜手紅塵。無緣的人,縱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無份相牽。

        但也有人說,緣分固然重要,只是緣分來時也要用心珍惜,否則再深厚的緣分都會被消磨殆盡,到最后依舊是陌路匆匆,誰也顧不了誰的感受。緣深緣淺,情長情短,說的就是如此。相愛的時候,總是會許下鄭重的諾言,要一生相守,不離不棄。當那份感覺一旦丟失,過往生死相依的愛戀,竟成了想方設法要擦去的記憶。

        不是誰太薄情,而是因為人本多情,多情之人才會種下更多的前因,可所有結果也只能自己承擔。許多人想行云流水過此一生,卻總是風波四起,勁浪不止。平和之人,縱是經歷滄海桑田也會安然無恙。敏感之人,遭遇一點風聲也會千瘡百孔。命運給每個人同等的安排,而選擇如何經營自己的生活、釀造自己的情感,則在于自己的心性。

        一直以來都覺得林徽因是靜坐在云端之上的女子,之所以這么認為,不是因為她的潔凈,她的唯美,而是面對錯綜復雜的感情,她始終可以保持一種平和的姿態。當別人以為她要為一段情愛沉溺下去,不得醒轉之時,她卻可以決絕轉身。她讓風流才子徐志摩在康橋上只影徘徊,失魂落魄;讓建筑學家梁思成濃情蜜意呵護了一生,至死不渝;更讓學界泰斗金岳霖默默愛了一輩子,終身未娶。

        這樣的女子真的太過聰明,她讓自己洋溢著迷人的魅力,讓欣賞者的目光聚集于一身,來享受著她的典雅純美。她時刻愉悅別人,又溫暖了自己。她仿佛永遠都是那么無意,無意地看著花開花謝。縱然自己深愛一場,也可以做到平靜地別離。縱是愛到深處,也不肯熱烈相擁。她不會將自己逼到落魄的境地,任何時候,她都可以讓自己優雅地行走。穿一襲素色白裙,走在人間四月,等待一樹又一樹的花開。春天早已遠去,她卻還在。

        一九二○年的九月,年輕才子徐志摩從美國到英國,他為了結識狄更生先生,故拜訪了林長民。之后與林長民相見恨晚,更結識了十六歲的林徽因,這個讓他愛慕終生的美麗才女。也許他們算不上一見鐘情,但是彼此是因為第一次邂逅而有了交集。徐志摩比林徽因年長八歲,那一年,他二十四,她十六歲。二十四,對于一個風流倜儻的才子來說是多么的年輕。他俊俏的面容,儒雅的風度,詩人的氣質,令許多紅顏佳麗為他傾心。而情竇初開的林徽因,面對一個如此有氣度的男子,又怎能可以做到心靜如水?

        那時候,徐志摩已婚,并且是兩歲孩子的父親。一直追求理想人生、爭取婚戀自由的徐志摩,根本就不愛妻子張幼儀。他遵從家人意愿娶了從未謀面的張幼儀,對她可謂是無情至極。徐志摩認為沒有戀愛的婚姻是墳墓,他時刻都想結束這個錯誤,而力求獲得重生。他是個多情才子,可是面對張幼儀,卻永遠都是一副不耐煩的模樣,甚至不去承擔一個丈夫所應該承擔的責任,令張幼儀受盡委屈。一個從未離開故土的溫良女子,在遙遠的異國他鄉,舉目無親地活著。

        有時候在想,人最多情,也最無情。愛的時候海誓山盟,許下天荒地老。厭的時候,恨不能立刻從生命中抽離,一刀兩斷,再無瓜葛。徐志摩對賢淑穩重的張幼儀冷漠無情,淡如清水。而當他再度與林徽因相見時,就被她的風姿綽約給深深傾倒。那含情明澈的雙眸、高貴典雅的氣質讓他肯定,這就是他追慕多年想要遇見的女孩。他愛上了像精靈一般的林徽因,彼此眼眸的交換,這朵白蓮便深深種在徐志摩的心間,再難相忘。

        人生真的如戲,每個人在不同的人面前扮演不同的角色。張幼儀為徐志摩低眉垂首,無悔生養,而徐志摩卻視她為打身邊游走的一粒塵埃,毫無情義。對于林徽因這個美麗如蝶的女子,他可以為她寫下無數情真意切的詩句,甘愿做她裙裾邊的一株草木,深情相隨。是緣令他們走到了一起,卻都無份相守。不愛在一起是錯誤,太愛在一起同樣是錯誤。

        徐志摩第一次見到張幼儀的時候,他甚至連正視她的心情都沒有,因為他打心底就不愿接受這段婚姻。所以無論張幼儀是否端莊大方,是否美麗賢惠,都無法在他心中占一席之位。直到邂逅了林徽因,徐志摩才知道,這些年的堅持是正確的,因為他心中的女神真地出現。他認定林徽因就是他命里的紅顏,他愿意為她寫下柔情的一筆。再后來,徐志摩又遇見了陸小曼,那個風情萬種的女子亦是他生命里過不去的劫。人的一生就必定要遭遇這些無來由的緣分,讓你我一次次沉陷。仿佛唯有這樣,才算真實地在紅塵走過一遭,才算沒有虛度這墨綠濕潤的光陰。

        徐志摩這一生是為情愛才來到人間,他的使命是為了那些紅顏。最后他為陸小曼奔波忙碌,又為了趕赴林徽因的一次講座墜身于山谷,落到尸骨無存的下場。如果說張幼儀是他生命里的一次意外,那么林徽因則是他床前的白月光,陸小曼則是他心頭的朱砂痣,其余那些紅粉佳人連偶然都算不上了。唯有真愛的人才值得他不惜費盡一生心力去擁有。徐志摩如此,我們又何嘗不是這般。

        都說十六歲是花季,林徽因是幸福的,在花季之齡遇上像徐志摩這樣的青年才俊。他滿足了一個少女對浪漫愛情所有的幻想,填補了她對詩意生活的所有渴望。在倫敦這個雨霧之都,林徽因終于找到了一個可以陪她共有一簾幽夢的男子。盡管這個男子未必真地合適,盡管他們未必可以不管世俗約束義無反顧地在一起。但他們都愛上了那句話: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

        盡管現實生活給了他們諸多無奈,畢竟徐志摩是有家庭的男人,他有責任在身,不能像單身男子那樣自由。但是愛情一旦來臨,又怎顧得了那許多?一個是情竇初開的少女,一個是風度翩翩的青年,他們有著相同的情懷,詩意的夢想。莫說彼此邂逅在寂寞的異國他鄉,就算是相逢在擁擠的人流中,也能一眼認出誰是你命定的那個人。這就是所謂的感覺,有緣之人,在岔路口不小心失散,也會有一枚紅葉指點你去將對方尋找。

        總之,在英國倫敦,林徽因遇上了徐志摩,她生命中第一個愛的男子。無論是緣是債,是悲是歡,是甜是苦,都要學會嘗試,學會開始。也許他們行走在一條荊棘叢生的路途上,但一定也有清風明月相伴。他們承諾了彼此,愿意攜手共赴天涯。只是,天涯到底有多遠?是一米陽光的距離?是一個春天到秋天的距離?還是一生的距離?
     
                                                                                                             第三節 康橋之戀
     
        蝴蝶飛不過滄海,沒有誰忍心責怪。這句話好像來自于歌詞,無論是誰寫的,許多人就這么愛上了。那是因為人生充滿太多的無奈,我們都明白在浩渺無垠的滄海,你我就是那弱小的蝴蝶,縱然給了一雙翅膀,也終究飛不出茫茫海域,飛不過蓬山萬里。明知如此,依舊有許多人為了一場愛戀,去奔赴無期的將來。撐一支長蒿,獨上蘭舟,有多少人懂得隨遇而安,適可而止?

        許多時候,我們總是羨慕那些在煙雨中攜手漫步的情侶,羨慕那些長椅上柔情偎依的戀人,羨慕那些提籃買菜歸來的平凡夫婦。在多風多雨的紅塵路上,客來客往,緣定三生的又能有幾人?月的盈虧,只是送盡了人的生死離別,而那輪纖素,又何曾變過?人世蒼茫,千年一恍而過,人類其實一直在重復相同的故事,相同的冷暖愛恨。春蒸秋嘗,日子是一磚一瓦堆砌而成,到最后,誰也找不到哪一堵城墻屬于自己。

        自從那一次邂逅,徐志摩便認定林徽因是他命里的紅顏。可紅顏到底是什么?書上說,紅為胭脂之色,顏為面龐。古女子以胭脂潤面,遠看如紅色面龐,所以代稱女子為紅顏。書上也說,紅顏薄命,紅顏禍水,所以有時覺得這個詞太過薄弱,甚至太過蒼白。所以有了"沖冠一怒為紅顏"之說,講述的是吳三桂和陳圓圓的故事。其實這世間有多少吳三桂,就會有多少陳圓圓。說到底,紅顏沒有錯,沒有誰累了誰,也沒有誰薄了誰。有緣相逢、相伴走過一程山水,厭倦的那一天,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微笑說別離。

        那些日子,倫敦的雨霧好似在為林徽因和徐志摩有意營造一種浪漫的氣氛,每一天都那樣若有若無地飄著,無休無止。林徽因和徐志摩坐在溫暖的壁爐前,從文字到音樂,從現實到夢境,從昨日到明天,他們總是會有說不完的話題。有時候,說到心動就彼此沉默。林徽因愛上徐志摩溫文爾雅的氣度,而徐志摩愛上林徽因那一雙清澈如水的大眼睛,只要一對視,彼此的心湖都會微微蕩漾。

        后來,他們知道,是因為愛了,愛了才會如此。只有愛了才會聞風柔軟,看雨生情;只有愛了才會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也只有愛了,才會希望茶永遠不要涼,夜永遠不要黑。那許多感觸,或許只有真正愛過的人才能深刻明白。真愛了,許多思想,許多做法,許多心境,都會不由自主,難以把握。

        其實他們的相愛有許多的前因,或許寂寞是最大的緣由。人只有在孤獨的時候,才會渴望能夠有一個可以和自己惺惺相惜的人。而被俗事纏身之時,許多感動的片段都會被忽略。還有某一部分,他們的投緣是有著他鄉遇故知的情結。林徽因生于浙江杭州,徐志摩是浙江海寧人,江南山水滋養出的人物自是不同凡響。他們從多情之地走出來,只是江南那把油紙傘是否擋得住倫敦的煙雨?

        也許只有康橋,才給得起他們美麗的相逢。知道林徽因和徐志摩的人,都知道那一場康橋之戀,知道他們曾經在康橋柔波下熱情相擁,又在康橋沉默的夜色中揮別。其實他們都因為有了彼此,才有了詩情,才可以寫下觸動靈魂的詩句。徐志摩的一首《再別康橋》,字字句句仿佛情景重現,讓所有讀過的人都隨他去了一次康橋,都甘心做一株招搖的水草,在康橋的柔波里沉迷不醒。

        康橋,英國著名的劍橋大學所在地。康橋,林徽因和徐志摩人生的轉折地。他們曾經偎依在橋頭,筑過彩虹般的夢,曾經一起將船只劃向浩渺的云水,以為這樣就可以不必記得來時的路。康橋,徐志摩和林徽因的康橋,世間無數紅綠男女的康橋。康橋,給過他們美好的相擁,留下他們華麗轉身的背影,也記住他們多情的回眸。流年似水,太過匆匆,一些故事來不及真正開始,就被寫成了昨天;一些人還沒有好好相愛,就成了過客。

        來過康橋的人無數,你記得它的模樣,可它記住的人真的不多。但我們總愿意將夢寄存在這里,期待有一天一無所有的時候,還有夢可尋。多年以后,徐志摩重游康橋是為了尋夢,才會生出那樣真切的感慨,那曾經愛過的人再也不會歸來。而他也在康橋沉默的夜晚,假裝風淡云輕地別離。寫下"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任何一個人都看得出徐志摩的無奈,但我們寧愿相信他真的沒有帶走一片云彩。我甚至在很年輕的時候引用過他的詩句,試圖告訴別人,對于一些把握不住的情緣,真的可以無謂;告訴別人,無論歲月多么蒼茫,我真的安然無恙。可多少人能夠做到決絕轉身,而沒有絲毫心痛、絲毫遺憾。

        命運,在康橋上雕琢了深淺的烙印,康橋又將冷暖悲歡傳遞給每一個來往的過客。那時的林徽因當真的是愛了,所以她愿意和徐志摩在康橋上相擁,一起許下諾言。徐志摩一定對她說過:"我懂你像懂自己一樣深刻。"而林徽因一定純凈地看著他,點頭道:"我信。"有時候,愛情就是如此,不需要太多華麗的辭藻,只那么簡潔的幾句就足矣。

        也許很多人會說,兩個像詩一樣的人物,用詩樣的語言來交流,又怎么可能不華麗。但我一直相信,林徽因是清新的,她始終如蓮,縱是愛到深處,亦無法綻放桃的妖嬈。而徐志摩視林徽因為心中最潔凈的女神,他用最清澈、最柔情的心將其呵護。他不忍這朵白蓮被凡塵的煙火染成五顏六色,他要她一如既往地清白,是的,清白。

         后來才知道,徐志摩這短短的一生愛了兩個極致的女子。一個是林徽因,她穿行在百媚千紅的世間,獨愛成絕的白色。一個是陸小曼,瀲滟風情的女子,仿佛要將紅塵百味嘗遍才肯罷休。徐志摩為了林徽因,在康橋徘徊又徘徊,跌進夜色的柔波里。他為了陸小曼,奔走于紅塵,不惜耗盡一切為她抵擋風雨。林徽因太淡然,淡然到有時候會覺得,自己的存在都是一種多余。陸小曼又太任性,任性到肆無忌憚地揮霍光陰都不是罪過。

         是康橋的水喚醒了他們原本安靜的心靈,讓本就柔軟的心更加溫潤潮濕。之前,他們雖有詩樣情懷,卻很少真正寫詩。直至后來,徐志摩曾滿懷深情地說:"我的眼是康橋教我睜的,我的求知欲是康橋給我撥動的,我的自我意識是康橋給我胚胎的。"然而康橋的記憶,是為了那個叫林徽因的女子,倘若沒有她,康橋也不過是一座橋,一種存在的風景。

         如果沒有這段相戀,就不會有《再別康橋》。而徐志摩和林徽因或許同樣是文壇上出類拔萃的人物,卻未必會有這一段家喻戶曉的浪漫故事。愛到難舍難分之時,誰也不會相信,有一天彼此要佇立在別離的路口,平靜地道聲珍重。早已痛徹心扉,卻依舊掩飾心中的悲傷,假裝真的很淡然。正如那首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第四節 相逢是歌
     
        春天的雨夜里,聽《相逢是首歌》,就這樣做了那個懷舊的人,戀上一首經典老歌。相逢是首歌,同行是你和我。多么美好的句子,美得讓人要落下淚來。那些遠去的青蔥年華,開始在雨夜里重現,仿佛只在昨天,可我為何早早就更換了容顏。

        更換容顏的,又豈止是我,還有歲月,以及行走在歲月河岸的許多人。那么多紅顏佳麗都隨著時光漸次老去,當你以為過程是緩慢,回首卻只需瞬間。是的,覆水難收,春去會有春回,花謝花還會開,可人一旦把甘愿。那些付出了想過要收回的人,又何必讓你費心去在意。我佩服那些愛過無悔的人,就算分手,依舊可以做到從容相惜。倘若所有的人都可以做到這樣寬容慈悲,這風塵的世間雖然煙火蔓延,卻不會再有傷害。

        深夜里聽到樂聲

        深夜里聽到樂聲

        這一定又是你的手指,

        輕彈著,

        在這深夜,稠密的悲思。

        我不禁頰邊泛上了紅,

        靜聽著,

        這深夜里弦子的生動。

        一聲聽從我心底穿過,

        忒凄涼

        我懂得,但我怎能應和?

        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樣,

        太薄弱

        是人們的美麗的想象。

        除非在夢里有這么一天,

        你和我

        同來攀動那根希望的弦。

         這是林徽因寫的詩,愛過之后寫的詩。因為愛了,所以聽一首弦音,頰邊泛上了紅。我是多么的喜歡那一句:"生命早描定她的式樣,太薄弱,是人們的美麗的想象。"在她很青春的時候,似乎就已經知道,世間萬物有其自身規律,就如同山河不可逆轉,歲月不可回流。很多人說她永遠像夢一樣美麗迷人,其實她活得比誰都清醒。

         她和所有女孩一樣,甚至比所有女孩都更喜歡做夢,但是她不會讓自己沉迷。她始終保持一顆清醒的心,為的是不讓自己受傷。所以讀林徽因的文字,永遠沒有疼痛之感。即使她傷了,也會掩飾得很好,也許她會覺得,快樂是所有人的快樂,悲傷是一個人的悲傷。這么說,不是歌頌林徽因多么的偉大,而是有些人從來都不愿意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傷處。

        林徽因和徐志摩在康橋深刻浪漫地愛了一場,愛到幾乎忘記他們的相逢其實是一場美麗的錯誤。茫茫人海,遇見是多么的不容易,怎么忍心輕易說別離。他們甚至愿意一直夢著不要回到現實,現實像一把利刃會將彼此都割傷。

        幾乎每一天徐志摩都去找尋林徽因,他們在一起談論詩歌,所以林徽因詩歌里一定有徐志摩的影子。那時候,徐志摩和林長民是摯友。林長民欣賞他骨子里浪漫的詩情,但作為林徽因的父親,他知道徐志摩已是有婦之夫,況他和好友梁啟超有過口頭之約,曾想過將林徽因許配給梁思成。林長民亦是一個瀟灑浪漫的人,他認為徐志摩可以和女兒林徽因相戀,但需要適可而止,并且不能與婚嫁相關。

        林徽因骨子里的浪漫自是不可言說,夢的時候,她可以比誰都更詩意,可是一旦清醒,她又比誰都更理智。多年以后林徽因曾經說過:"他如果活著恐怕我待他仍不能改變,事實上也是不大可能,也許那就是我不夠愛他的緣故。"這句話其實違背了她的心意,都說初戀最刻骨銘心。我始終認為,林徽因這一生真正的愛情給了徐志摩。初戀是純粹無私的,甘愿交付所有的美好、一切的喜悅。她對梁思成的愛,更多的應該是責任;對金岳霖的愛,則多為感動。

        林徽因不愿承認自己那么深刻地愛過,是因為她不想為一段無果的愛戀再去做無謂的擔當。又或許,她的離開是因為她的善良,她不想傷害一個無辜的女人。林徽因比任何人都明白,徐志摩的妻子張幼儀是一個溫良女子,她安分守在老家,侍奉公婆,平凡生養。對于丈夫背叛,她無怨悔,后來為了徐志摩漂洋過海,又受盡他無情的冷落。

        有時候真的很難想象,同樣是一個人,為什么對待兩個女子竟會有如此天淵之別。難道就只是因為愛情?浪漫的徐志摩是一個需要靠愛情喂養的男子,但也不能因此而推卸作為一個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徐志摩的多情感人至深,他的無情亦讓人氣憤難奈。可人生總是不得圓滿,有時候尊重愛情,就要背叛現實;成全現實,就要辜負愛情。

        聰慧如林徽因,她又怎么會讓自己走到那樣逼仄的境地。她要給自己灑脫的理由,更要給別人足夠的空間。對于那個從未謀面的女人,她沒有絲毫敵意,更多的是憐惜。她們愛上了同一個男子,盡管她知道自己與徐志摩更般配,但是她更明白,愛情和婚姻有時候并不能相提并論。兩個相愛的人未必要真正結合在一起才會幸福,有時候,默默相守好過用一生來緊緊依附。

        我們總以為林徽因轉身太過倉促,太過決絕,卻不知她抽身如此之快是怕自己受傷,可她還是受傷了。從一段初戀里倉皇潛逃,甚至來不及跟對方道聲別離,如此堅定,怎么可能做到毫發無傷?可更多的人看到的是徐志摩的憂郁,他為林徽因的不告而別獨自失魂落魄彷徨于康橋。悵然心痛的又何止是他,只不過沒有人看到林徽因轉身之時落下的淚滴。

        每個人都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可還是信誓旦旦地承諾永遠。永遠到底有多遠?多少人問過這句話。有人說,永遠是明天;也有人說,永遠是一輩子;還有人說,永遠是永生永世。或許他們都說對了,也或許都說錯了,又或許人間原本就沒有什么是永遠。你曾經千里迢迢來趕赴一場盟約,有一天也會驟然離去,再相逢已成隔世。

        其實想起來總會忍不住的悲傷,曾經有無數對戀人在康橋許下一生廝守的心愿。這些人真正長相廝守熬過一生的又有多少?到最后都免不了勞燕分飛的別離。倘若每個人都清醒看世態,那又何來開始,何來結局;何來相遇,何來重逢。一些人,明知不該愛,還是要去愛;一些錯,明知犯下會不可饒恕,卻還是要堅持繼續錯下去。來相遇,何來重逢。一些人,明知不該愛,還是要去愛;一些錯,明知犯下會不可饒恕,卻還是要堅持繼續錯下去。

         讀至此方罷,也許這并非一本成功的傳記,但是,讓我們記住那個曾經走過人間四月天的奇女子林薇因-你若安好便是睛天!

      猜你喜歡
      發表評論,讓更多網友認識您!
      深度閱讀
      名家散文  愛情散文  散文詩  抒情敘事  
      人妻出轨中文字幕在线观看